四月二三

说一说最近。

[ 一 ]

四月原本是一年中最喜欢的一个月。

北方的冬天寒冷又漫长,一直到四月,小区里玉兰花一夜之间全部都绽开,城市像久卧的病人终于渐渐康复起来。

有一天早上上班路上听博客,两个主持人在讲述自己所经历的上海封城。觉得疫情和隔离离我好远,仿佛隔岸观火。没想到中午的时候便接到疾控中心电话,在距离我家不到几百米的地方突然发生疫情,政府迅速将这一片区升级为高风险区。告知我健康宝将会弹窗,可能会被隔离。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因为不知道究竟有多严重,以及不知道后续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会不会像上海那样最后因为变成全城封城而物资短缺。回家路上心里暗暗的盘算着如果几个小时候被隔离,我要趁着这最后的自由时间去购买哪些物资,做哪些准备。

万幸最终政府只是封掉了我们附近的一块区域。而后的连续几天也没有更多的新增。心里明白物资一定是充足的。只不过路上人和车都没了,是那种以前只有在凌晨的深夜才会出现的空荡荡的街道,被白炽灯照得雪亮,仿佛世界末日。

生活被按下了暂停键,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玉兰花一点点凋谢,长出绿叶,证明着时间仍然在流淌。

虽然被隔离,但是工作却一点不能停。由于没有上班与下班的过程,生活和工作交织混杂了一起。每天对着电脑不知疲倦,往往抬头一看,已经是深夜。

上周末终于等到了解封。走出家门,看着街道渐渐热闹起来,然而四月,已经开始演奏谢幕曲。


[ 二 ]

四月开始的时候去了趟雍和宫。

对于我来说,去雍和宫与其说拜佛,不如说礼佛。因为心里知道种种因果并非靠对着泥塑的佛像磕几个头便可以改变的。但我深深佩服于释迦摩尼的智慧,所以定期去雍和宫,一方面是抱着尊敬古代智者的心态去礼拜。一方面,观佛像,常常能提醒我缘起性空,性空幻有。

生命中所有的情绪,境遇,富贵与贫穷,爱与恨,得到与放弃,美丽与丑陋,赞颂与唾弃,不过都是繁花落在红墙上的虚影。人总是容易指着那影子说,这是真实,这是我的。其实都是虚妄幻象,一切事物都是因缘和合而成,本身没有恒常自在的自性,虽然自性空但因缘在。因此当你说花的时候,花便不再是花。当你说电的时候,电便不再是电。

洞见万事万物的真实相状,才能真正契合实相而解脱。

[ 三 ]

烦恼其实不是没有。毕竟我不是悉达多(笑)

昨天晚上在家一直惶惶不安。很多让我烦恼的事情像蠕虫一样在我大脑里蠕动。

直到无意间在youtube上看到关于天葬的视频。天葬师一刀一刀切割肉体,秃鹫蜂拥而至。最后身体伴随秃鹫在晴空下盘旋。最后剩下白云飘飘,一了百了。心里才有了一些空寂。

佛教中有观不净像而顿悟的方便法门,师傅会让徒弟去野外看一具美丽女子的尸体如何渐渐腐败,丑陋,最后化为白骨与泥土,以此生出出离之心,了解缘起性空,诸相非相。

[ 四 ]

雍和宫随手拍到的一张照片,放在最后。算是总结。

四月二三插图

“四月二三”的7个回复

  1. 时间越过越快 我对这两年的记忆只有疫情 来深圳后多了做核酸 生活上的记忆寥寥无几
    深圳疫情快平复了
    暂时还好吧

  2. 从别处看见你的留言,文字和情感都很细腻。特来拜访!

    故乡是多雨的城市,特别是夜里,听着雨滴打在雨棚上的声音就会睡得很安心。
    大学最后一年阴差阳错来到现在少雨的北方城市。两三个月不下雨是常事。
    因为离家早,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漂泊的人,很少想家,在哪里生活似乎对我来说都是相同的。只有在这个城市极少数下雨的夜里,听到远处传来的雨声,才会想起小时候的那个狭小的卧室,和躺在床上的那个相信未来是美好的我。
    可能夜雨,是我唯一的乡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